巴菲特股东信摘读

美股(meigu) · 2019年04月11日 · 68 次阅读
本帖已被设为精华帖!

摘要: 有一句格言“当一个有钱的人遇到一个有经验的人时,有经验的人最终会获得金钱,而有钱的人会带着经验离开。”(摘自: 2017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怎样选择公司

摘自: 2007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查理和我要寻找的公司是 a)业务我们能理解;b)有持续发展的潜质;c) 有可信赖有能力的管理层;d)一个诱人的标价。我们倾向买下整个公司,或者 当管理层是我们的合伙伙伴时,至少买下 80%的股份。如果控股收购的方式不可行,我们也很乐意在证券市场上简单地买入那些出色公司的一小部分股权,这就好比拥有“希望之钻”(Hope Diamond, 世界名钻,重45.52克拉)的一小部分权益也好过拥有一整颗“莱茵石”(一种人造钻石)。

一家真正伟大的公司必须要有一道“护城河”来保护投资获得很好的回报。 但资本主义的“动力学”使得,任何能赚去高额回报的生意“城堡”,都会受到竞争者重复不断的攻击。因此,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比如成为低成本提供者, 象盖可保险(CEICO)或好事多超市(Costco),或者拥有象可口可乐、吉利、美 国运通这样晓誉世界的强大品牌,才是企业获得持续成功的根本。商业史中充斥 着“罗马烟火筒”(Roman Candle)般光彩炫目的公司,它们所谓的“长沟深堑” 最终被证明只是幻觉,很快就被对手跨越。 我们对“持续性”的评判标准,使我们排除了许多处在发展迅速,且变化不 断行业里的公司。尽管资本主义的“创造性的破坏”对社会发展很有利,但它排 除了投资的确定性。一道需要不断重复开挖的“护城河”,最终根本就等于没有护城河。

另外,这个标准也排除那些依靠某个伟大的管理者才能成功的企业。当然, 一个令对手恐惧的CEO对任何企业都是一笔巨大资产,在伯克希尔,我们拥有相 当数量这样的经理人。他们的能力创造出巨大的财富,这是让一般CEO们来运营,根本无法实现的。

但是如果一个生意,依赖一个超级巨星才能产生好成效,那这个生意本身不 会被认为是个好生意。一家在你们地区首席脑外科医生领导下的医疗合伙公司。

可能有着令人高兴的巨大且增长的收入,但是这对它的将来说明不了什么。随着 外科医生的离开,合伙公司的“壁垒”也一起消失,即使你不能叫出梅奥诊所(Mayo Clinic)(美国最好的医院之一)CEO 的名字,你也能计算出它的“壁垒”能持 续多久。

我们要寻找的生意,是在稳定行业中,具有长期竞争优势的公司。如果它的 成长迅速,更好。但是即使没有成长,那样的生意也是值得的。我们只需简单地 把这些生意中获得的可观收益,去购买别处类似的企业。这里没有什么规定说,钱是哪儿挣来的,你就必须花在哪儿。事实上,这样的做法通常是一个错误:真 正伟大的生意,不但能从有形资产中获得巨大回报,而且在任何持续期内,不用 拿出收益中的很大一部分再投资,以维持其高回报率。

让我们来看看这种梦幻般生意的原型——我们拥有的喜诗糖果公司(See’s Candy)。盒装巧克力业的经营,一点不会让人兴奋:在美国,人均的消费量非 常低而且没有增长。许多名噪一时的品牌都已消失,并且在过去 40 年中只有三 个公司赚到的收益是超过象征性的。真的,我相信,尽管喜诗糖果的收入大部分 来源于很少几个州,但却占到整个行业将近一半的收入。

总结一下, 主要有下面几点:

  • 有持续发展的潜质
  • 有高的护城河
  • 一个牛逼的CEO, 牛逼的管理团队
  • 在稳定行业中,具有长期竞争优势的公司

伯克希尔未来50年

摘自: 2015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现在让我们看看前方的道路。记住,如果我打算在五十年前判断接下来的事,我的预测当然将会大大偏离实际。在这点告诫之后,我将会告诉你,如果我的家庭问我伯克希尔的未来, 我说些什么。

首先和必然最为重要的是,我相信对于耐心的伯克希尔投资者而言,永久性的资本损失的机率,是对单一公司的投资中所能找到最低的。这是因为我们的每股内在商业价值,随着时间推移,几乎是确定增加的。

然而,这个让人欢快的预言,却伴随着一个重要的谨慎因素:如果伯克希尔投资者的买入点不同寻常地高——在一个价格,也就是说,几乎接近了两倍的账面价值,虽然伯克希尔的股票只是偶尔地到达这个价格——它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让投资者能够实现盈利。换句话说,一个明智的投资可能变成匆忙的投机,如果股票是被高价购买的。伯克希尔也不会豁免于这个真理。

然而,投资者在比于公司回购股份稍微高一点的价格购买伯克希尔的股票,应当在一个合理的时间内产生收益。伯克希尔的董事们仅会在他们相信回购价格远低于内在价值时,才会批准回购26。(在我们的观念中,这是回购的基本标准,这标准经常被其他管理者忽视)

对于那些打算在买入后一两年内出售股票的投资者而言,我不能够提供任何保证,不论他们的买入价格是多少。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总体股票市场的变动,对于你结果的影响,将可能远远重要于伯克希尔股份内在价值相伴发生的变化。就像本杰明 格雷厄姆几十年前说的: “在短期内,市场是台投票机;在长期内,市场表现得像台称重机。”(注,此名句原文是 As Ben Graham said many decades ago: “In the short-term the market is a voting machine; in the long-run it acts as a weighing machine.”)偶然地,投资者的投票决定——业余者和投资者都 一样——近似于神经病

因为我知道没有方法能够可靠地预测市场变动,我推荐除非你打算持有它们至少五年,否则 你别买伯克希尔的股票。那些谋求短期利润的人应当到别处看看。

我相信,发生导致伯克希尔遭遇财务问题的事件机率大体为零。我们总是为千年的洪水做准备;事实上,如果它发生了,我们将把救生衣卖给那些没有准备的人。在 2008-2009 的崩溃中,伯克希尔作为一个“第一反应者”发挥着重要作用,并且我们此后多于一倍地增强了我们的资产负债表和盈利能力。你们的公司是美国商业的直布罗陀并且将会继续如此。

财务维持能力要求一家公司在所有情况下保持三个优势:(1)一个巨大且可靠的盈利流 (2)大量的流动资产 并且(3)没有32重大的近期现金需求。忽视了最后一条,常常导致公司经历意想不到的问题:太经常地,赚钱的公司的CEO们,感觉他们将总是能够偿还到期债务,不论它们规模多大。在 2008-2009 年,许多管理者领教了这个思维模式有多么危险。

以下是我们将如何始终坚持这三个原则:

首先,我们的盈利流是巨大的并且来自一大批企业。我们的股东现在拥有许多具备持续竞争优势的大型公司,并且我们在未来将收购更多。 我们的多元化保证了伯克希尔持续的盈利能力,纵使发生一个大灾难,产生远远超越过去任 何经历的保险损失。

接下来是现金。在一个运作良好的企业中,现金有时候被认为是需要最小化的东西——作为 没有收益的资产,拖累净资产收益率之类的收益标志。现金,然而,对于企业而言,就像空气对于人:当它存在的时候,从来不想它,但当缺了它的时候,却是心里唯一想的事物。

美国企业在 2008 年提供了这方面的案例研究。在那年九月份,许多长期兴盛的公司突然想 知道,是否它们的支票会在未来的日子里拒付。一夜之间,它们的财务空气消失了。

最后——到达我们的第三点——我们从不参与运营或投资会导致突然需要大量资金的企业。 那意味着,我们将不会把伯克希尔暴露在短期到期的债务,不会进入衍生品契约,或者其他需要大量抵押物的企业协议

划重点

  • 本杰明 格雷厄姆几十年前说的: 在短期内,市场是台投票机;在长期内,市场表现得像台称重机。

写在最后

I am a lucky fellow to have you as partners.

有你们做伙伴,我真是幸运的家伙。

关注下方【美股指南】公众号, 回复 ”巴菲特“ 即可获得 1957-2019 年巴菲特股东信全集

如果您对美股 或者 港股也感兴趣, 或者想要了解如何开户, 可以加我wechat: xiaobei006006, 同时也可以拉您进美股交流群哦。
最后的最后 祝大家都有一个美好的投资生活哦。

大家也可以关注【美股指南】公众号, 即可获得《小白投资美股指南(雪球「岛」系列)》电子书

写在最后

友情提示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investguider.com/topics/2418
共收到 0 条回复
andy 将本帖设为了精华贴 04月12日 10:35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